封面

人物

丽贝卡.png丽贝卡乌恩·莱奥尼尔.png乌恩·莱奥尼尔梅恩.png梅恩

正文

第1章

听到病房外的敲门声, 坐在床上看书的梅恩抬起了头。她反射性地想下床去开门, 然而这只让她再次想起了自己的腿不能动的现实而已。 所以, 她对门外大声说“请进”。梅恩没有家人, 来找她的只有部队成员, 但他们已经来过了。 外面的人犹豫了一会儿, 轻轻的开门走了进来。 梅恩快速敬了个礼。这位一脸严肃地接受敬礼的人, 正是乌恩·莱奥尼尔上校。 乌恩把慰问品放在床边, 用低沉的声音问候梅恩。

乌恩·莱奥尼尔.png

……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梅恩.png

不必担心, 医生说再继续治疗一段时间, 我就能走路了。

乌恩·莱奥尼尔.png

是吗。

梅恩.png

谢谢您百忙之中特意来看我。

乌恩·莱奥尼尔.png

啊……没什么……

乌恩虽然被评价为有能力的年轻上校, 但实际上却很不善言辞。梅恩察觉到他的心事, 长长地叹了口气。

梅恩.png

真是的, 都是当上校的人了说话还这么笨拙, 这可怎么办呀? 让我们先抛开军衔好好聊聊, 这句话非得让我先说出来吗?

乌恩·莱奥尼尔.png

抱歉。

梅恩.png

你拿把椅子过来坐下吧。 你去看望别的病人的时候, 该不会也是一直这么站着吧? 这样会让人很不自在哦。

乌恩·莱奥尼尔.png

……并不是只有看望病人的时候是这样。

梅恩.png

你和鹰眼司令官一样也是个令人窒息的人, 不过是另一种意义上的。 对了, 司令官还好吧?

两个人聊了一些琐碎小事。 主要是梅恩提问, 乌恩回答。 这个安静的青年身上, 已经找不到那个顽皮小少年的影子了。 梅恩苦涩地笑了。

梅恩.png

你现在完全是个军人了。 连笑都不笑一下, 别人看到肯定会以为你面部肌肉失调。

乌恩·莱奥尼尔.png

抱歉。

梅恩.png

哎……你要在军队待到什么时候? 你还在找丽贝卡吗?

乌恩·莱奥尼尔.png

……

梅恩.png

放弃吧。 已经过去十年了。 就算她能从那场事故中逃出来, 她一个人在沙漠中怎么活下去? 不是被卡勒特抓走, 就是……

乌恩·莱奥尼尔.png

她一定还活着。 那时候, 是丽贝卡把我从那个坍塌的洞穴中拉出来的。

梅恩.png

那现在呢? 她救了你之后去哪里了呢? 如果她还活着, 为什么不来找我们?好吧, 就当她还活着吧。 我也希望那丫头还活着。 毕竟丽贝卡是“和平之翼”的领导人, 也是我的朋友。但是, 乌恩, 你不是看到军服就害怕吗? 虽然你坚持说讨厌军人, 但实际上是害怕吧? 现在你留在军队也不是因为喜欢军队生活吧? 你没必要为了找她而牺牲自己。

乌恩·莱奥尼尔.png

我知道这一切或许没有意义。 但是, 我答应过丽贝卡, 一定会帮她见到她父亲。

梅恩沉默了。 伤口越来越疼了。 不是不久前受伤的地方, 而是十年前的伤口, 仿佛重新裂开了, 血流不止。

梅恩.png

好吧, 如果你的心愿是让他们父女重逢, 那随便你。但是, 以后我们别见面了, 在丽贝卡回来之前……不, 就算她回来, 我们也不要再见面比较好。 你怎么想我不知道, 反正我……

乌恩·莱奥尼尔.png

……

乌恩没有回答。 梅恩很讨厌他这副戴了假面般的脸孔。 如果腿没有受伤, 她一定会猛然站起来给他一耳光。 大吼大叫发泄一通, 心里就会好受一些吗? 然而, 即便如此也并不能摆脱那噩梦般的现实。

十几年前, 年少无知的她因为讨厌卡勒特就盲目地去挑战, 果不其然失败了。 失败必然是痛苦的, 但那次失败的伤痛格外深刻。 她想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但国家已经处于战争之中。

皇女被劫持的国家把受伤的孩子们再次推向战场。 在军人不足的状况下, 作为少年兵战斗的孩子们被视为重要的战斗力。 在村子一夜之间就从地图上消失的残酷现实中, 孩子们不可以抱怨。

经过漫长的战斗, 战争终于结束了。 然而, 家人和朋友都已经死了。 什么也没有改变。 就算想改变这一切, 但却无能为力。 过去的伤口现在正高声呼痛。

对乌恩的怒火、 莫名其妙的发泄和负罪感交杂在一起, 梅恩心中一片混乱。 她很想笑着说那天的事情她已经完全放下了, 但是完全变了模样的老幺的正朝她大喊“你失败了”。

梅恩.png

……你走吧。走吧, 难道还要等我敬礼了才走吗?

乌恩·莱奥尼尔.png

我这就走了。 你安心接受治疗吧…………抱歉。

乌恩走出了病房。 梅恩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似的拍了拍脸颊, 再次拿起了书, 书中的情节正好讲到主角的悲剧即将达到高潮的部分。 从明天开始就要做退役的准备了, 到时候一定会很忙, 梅恩想忘掉乌恩来过的事情, 好好休息。

梅恩.png

……

梅恩放下了手中的书。 她受伤后才有空静下心来读书, 但这本悲剧小说太无聊了。因为, 现实比小说要悲伤一千倍。

第2章

丽贝卡是家里的小女儿。 虽然她的父亲是个优秀的人才, 但不太擅长与小孩交流。 也许女儿长大成人后, 他能成为很好的导师吧。

然而, 以丽贝卡的小小年纪, 还不足以理解父亲。 由于父亲经常不在家, 她心里非常不满。

后来, 父亲的能力得到认可, 被委任到皇都就职。 父亲提议让妻女一起过去, 但在沙漠长大的母亲最后还是拒绝了。 在根深蒂固的歧视面前, 卡勒特的威胁微不足道。

父亲无奈之下, 只好只身前往皇都。 从那以后, 母亲就当父亲已经死了, 而故乡的人总爱嘲笑坚持要去皇都的父亲。

虽然父亲突然不见了, 但丽贝卡并没有太沮丧。 她是他们那里的孩子王, 就算和比自己大的杰伊打架, 她也从来没胆怯过。

动不动就被比自己小的孩子挑衅令杰伊很生气, 因此他常常揍丽贝卡。 丽贝卡就算被揍得哗哗流泪, 也绝不投降认输。

远走他乡的父亲一直有跟家里联络, 还寄了很多看不懂的书回来, 但母亲把这些全拿到市场上去卖, 然后换回食物或武器。 母亲的名言是 : 武器怎么也不嫌多。

丽贝卡虽然一向站在母亲这边, 但有时也会把父亲的书拿过来偷偷看。 母亲假装不知道。 这些都是战争之前的事情。

露出奇怪苗头的卡勒特越过大海袭击了皇都。 虽然村民们很讨厌卡勒特, 但也并不尽然是支持皇都的。 有几个大人甚至把卡勒特吹捧为令人骄傲的革命军, 可见村民对皇都人还是有一定的敌意。

村子里除了丽贝卡之外, 还有一个人懂得军事知识。 那是个名叫乌恩的小男孩。 乌恩在家里被父亲揍, 在外面也经常被村里的小孩欺负, 总是浑身是伤。

丽贝卡把欺负乌恩的小孩全部教训了一遍, 后来乌恩就像小狗一样老是跟在丽贝卡后面。 他们就像一对小姐弟。

随着战争的持续, 卡勒特越来越横行霸道。 丽贝卡的母亲率领村里的自卫队反抗, 结果在卡勒特的袭击中受了重伤。 母亲在潸然落泪的女儿眼中看到丈夫的影子, 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后, 凄凉地走了。

丽贝卡的少年时代就这样结束了。 她不能、 也不想去找失去联络已久的父亲。 她把母亲藏好的武器拿出来, 开始制定今后的计划。

“和平之翼”这个名字也是这时候取的。 “和平就应该张开双翼, 飞遍整个天界。” 听到这句话, 杰伊笑着说真是幼稚死了。

“那我们就要好好干, 不要让和平变成散落的羽毛。”

初期成员只有丽贝卡、 杰伊和乌恩三个人。 个子和大人一样高的杰伊成了首领。 丽贝卡和乌恩一起潜入敌人内部打探情报, 杰伊负责制定作战计划。

刚开始只是小打小闹, 但在无法地带勉强维持生存的莫斯匹斯军队的帮助下, 他们越来越活跃。 军队的人也非常欣赏和平之翼。

名号打响之后, 一些无处可去的年轻人纷纷投奔他们。 梅恩也是这个时候加入和平之翼的。 厌恶卡勒特的大人们为他们提供武器和食物, 莫斯匹斯军队也增加了支援。

人员增多之后, 军队交给他们的任务也更加多样化、 更加危险。 受伤的情况频繁发生, 但成果也十分可观。 只要继续保持下去, 应该就能击退卡勒特了吧。

然而, 这只是小孩子的错觉。 现实并没有这么简单。 吃电能的怪物出现了, 卡勒特再次大举越过海洋。 皇都军的战线正节节败退, 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愁得夜不能寐。

这个时候, 杰伊变得奇怪起来。 他和几个关系好的人总是在一起嘀嘀咕咕、 成群结队地行动, 最后甚至以树立军纪为名殴打朋友。 外部活动频繁的丽贝卡后来才知道这个情况。

他们两人爆发了激烈的争执, 最后杰伊退出了和平之翼, 首领由丽贝卡接任。 孩子们非常喜欢稳重、 真诚的丽贝卡。

杰伊退出后, 卡勒特的追击愈发巧妙、 准确。 丽贝卡有好几次都差点被活捉。 虽然不想怀疑朋友, 但丽贝卡也不是笨蛋。 他们经过调查找出了内应。

生命受到威胁的孩子们纷纷要求处决叛徒, 丽贝卡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把根据地迁移了偏远地带。 途中他们在沙漠上捡到了一个名叫罗伊的垂死男子。

罗伊虽然个性有些古怪, 但他很有才华, 能利用各种破碎的零件捣鼓出很有用的东西。 和平之翼的成员靠他的发明渡过了好几次危机。 罗伊待了四五个月之后就离开了。 他离开后不久, 皇都就传来了皇女被绑架的消息。

很多一起反抗卡勒特的大人们都已缴械投降。 孩子们的士气严重受挫, 内心充满绝望。 昨天的朋友是今天的敌人, 这样的情况每天都在上演。

但是, 不能就此放弃。 卡勒特绑架了皇女还不满足, 企图一鼓作气攻陷皇都。 他们不分男女老少, 把能抓住的人全都抓起来充军。 要想活下去, 唯有战斗。

孩子们没空放松休息。 他们筋疲力尽, 经常因为琐碎小事而争吵。 现在的问题不是战斗, 生存本身已经成了问题。

丽贝卡在朋友面前依然表现得很成熟, 但私下里却经常想起父亲。 表面上说不想父亲, 只不过是硬撑。 然而, 她好像没办法活着见到父亲了。

母亲拒绝和父亲一起去皇都, 丽贝卡从来没埋怨过。 “父母只是选择了各自要走的路而已。 我也要坚持走自己的路。” 这是丽贝卡最后的自尊心。

丽贝卡的担心全都集中在朋友的安危上。 其中最令她揪心的是渐渐失去喜怒哀乐的乌恩。

乌恩一直以来都像亲弟弟一样追随她、 帮助她, 看着乌恩独自在角落呆坐好几个小时的样子, 丽贝卡心里很难过。 乌恩太早就上了战场, 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

丽贝卡虽然想把乌恩送到偏僻的小村里, 但在这个连生存都有困难的世上, 没有人愿意收养小孩子。 因为她没什么能替乌恩做的, 在乌恩生日那天, 丽贝卡把母亲的遗物——一条项链送给了乌恩。

她一方面是想安慰乌恩, 另一方面是因为她一直有一种预感。 这个挥之不去的不祥预感像瘟疫一样折磨着丽贝卡。

不祥的预感往往会成真。 有一天, 丽贝卡从充斥着火焰和悲鸣声的洞穴逃出来, 却碰到了久违的杰伊, 丽贝卡勾起嘴角噗地笑了。 这个笑容像极了她的父亲, 当然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那天是和平之翼的孩子们最后一次见到丽贝卡。

第3章

杰伊是孤儿。 他没有家人, 但很擅长歌唱, 喜欢在人们面前表演, 他希望以后能成为歌手。 在孩子们中间, 枪手比歌手酷炫多了, 但杰伊觉得枪声很刺耳, 他并不喜欢。

有一次杰伊听说隔壁村庄有著名歌手来表演, 他兴冲冲地跑去看, 结果差点被卡勒特抓走。 因为他个子比同龄人高, 被卡勒特当成了有战斗力的大人。 经过这件事, 杰伊深刻意识到生存比歌唱更重要得多, 最后他烧掉了乐谱。 那是他十二岁时发生的事情。

这个时候杰伊经常扮演孩子王的角色。 比杰伊更大的孩子们都不再玩幼稚的游戏, 忙着练习射击, 所以孩子王的位置早晚会落入他手中。 但是, 自从有个叫丽贝卡的女孩参与进来, 情况就变了。

就因为这个可恶的女孩, 小孩子间的斗争局面变了。 不再是单纯的比力气大小, 而是煞有介事地分成两派展开激烈的“战争”。

村里的大人们只觉得好笑, 但对他们而言这是非常认真、 崇高的战斗。 问题是战斗到最后一定都会演变成泥坑混战。

杰伊虽然是村里出名的惹祸精, 但他也有自己的原则—“符合浪漫”, 这是鼎鼎大名的枪手“沙影贝利特”制定的规则。 他以前觉得这是很好的歌曲素材, 后来就把它作为了自己的行动准则。

因为觉得浪漫, 他执着于当孩子王; 因为觉得浪漫, 他狠狠教训了用脚踢六岁小孩的酒鬼; 因为觉得浪漫, 他赞成丽贝卡创立和平之翼对抗卡勒特的提议。

然而, 他也明白如今“浪漫”已经成了老古董。 浪漫只不过是他掩饰真心的借口而已。 执着于孩子王的位置是因为傲气, 参与丽贝卡的计划则是为了生存。

卡勒特只要发现到了可以做事年纪的孩子就统统抓走。 虽然目前村民们赶走了卡勒特, 但明显坚持不了多久。

成立和平之翼后离开村子的三个孩子并没有地方可去。 说好听点是枪手, 实际上只是没有监护人, 离家出走的少年。 他们先是率性地加入了义勇军, 结果差点成了炮灰。 可是, 他们总不能永远在沙漠上徘徊。

所以, 杰伊跟被派到皇都、 好不容易才回来的莫斯匹斯军有了接触。

莫斯匹斯军在这里孤立无援。 无法地带的人们虽然害怕卡勒特, 但也并不欢迎军队。 杰伊派“无害的”小女孩和小不点去收集情报, 然后挑出有价值的情报卖给军队。

亟需地区情报员的军队虽然并非心甘情愿, 但还是答应了杰伊的交易。 和大人们谈判多少有些艰难, 但杰伊做的得心应手。 他想把作为报酬得到的钱积攒起来, 然后逃出这个沙漠之岛。

然而, 莫斯匹斯军不会轻易放得来不易的情报员逃走。 这些烦恼杰伊没法对丽贝卡说, 只能堆积在心里。

没过多久, 军队干部甜蜜的怀柔就变成了可怕的胁迫。 他考虑过要不要利用丽贝卡的父亲, 但搞不好只有丽贝卡一个人会被带走。

如果仅仅是这样, 反倒成了万幸。 天界首脑层很清楚卡勒特的物资不足, 既然他们以前能抛弃这片土地, 现在也并不想在维持无法地带的和平上花大笔钱。

莫斯匹斯军为了增加不足的军备支援已经急红了眼, 如果他们知道了丽贝卡身份, 绝不会乖乖把丽贝卡送到他父亲那里去。 不用想也知道, 他们肯定会用卑鄙的手段牺牲丽贝卡, 刺激天界的首脑层。

在杰伊还没有理清思绪的时候, 和平之翼的名头却越来越响。 莫斯匹斯军想把对抗卡勒特的孩子们作为一个象征。

莫斯匹斯军需要用来宣传的模范。 因为要隐藏丽贝卡的名字和长相, 杰伊就把乌恩推了出去。 小孩子挎着和自己一般高的枪的照片, 配上刺激性的标题, 作为新闻发了出去。

大海另一边的人们虽然自私自利, 但对小孩子很容易心软。 支援物资开始流入无法地带, 对此兴奋不已的莫斯匹斯军更加放肆地利用和平之翼。

不知道是天性还是生活环境太单纯, 丽贝卡对这些事情非常迟钝。 她是典型的模范生。 她以为他们要做的只有成功执行作战方案和救人。 杰伊嘴上称赞丽贝卡的战术和枪法, 心里却在感叹她的迟钝。

在莫斯匹斯军的刻意宣传之下, 和平之翼的成员越来越多。 本来三个人就已经很麻烦了, 大人们还强迫他赶紧扩大规模, 多炮制一些英雄事迹。

不过, 现在支援已经增加了这么多, 只要看准机会就能逃出去了。 再坚持一下, 再坚持一下就行了。 杰伊反复对自己说道。

然而, 天有不测风云, 老天太残忍了。 就在此时, 天界传来了坏消息 : 负责生产电力的伊顿地区出现巨型怪物, 这些怪物把电力都吸收了。

尽管这个消息听起来十分荒唐, 但好像的确是真的。 支援逐渐被切断, 莫斯匹斯军按兵不动。 一时间更加人心惶惶。

卡勒特没有错过利用这场混乱的机会。 这帮连穷困山村的井水都要吸干的贪婪之辈再次袭击了皇都。 这次没有听到正规军的捷报。

传来的消息中只有败北的事迹, 后来, 就连这样的消息也没有了。 朋友看着自己的眼神令杰伊感到窒息。

为了活下去, 杰伊再次行动了。 他和几个意气相投的伙伴开始偷东西, 以维持生活。 有一次, 他们被抓住了。 抓住自己的卡勒特士兵不是别人, 正是故乡同村的大人。 他好不容易逃掉了, 但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睡不着觉。

在这期间, 他被丽贝卡抓住了把柄, 两人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就像小时候抢当孩子王的争斗一样, 丽贝卡非常固执, 一定要追究到底。 杰伊讨厌这样的丽贝卡, 他感到愤怒, 同时也怀着一丝歉意。 然而, 他没有道歉。 不仅仅是自尊心作祟, 更多的是因为他这样做是逼不得已。

当他看到一见到自己就吓得不知所措的乌恩时, 他的倔强瓦解了。 在故乡的时候, 不, 就在不久之前, 乌恩还很爱跟在他后面喊“哥哥、 哥哥”, 乌恩是他亲爱的弟弟啊。

不管发生什么事, 他都不想让丽贝卡和乌恩伤心。 他一直为了活下去、 为了保护他们而战斗。

他讨厌卡勒特, 讨厌卑鄙的大人。 但是, 不知不觉, 他自己也成了这样的大人。 他无法再忍耐了。 他觉得无比惨淡、 羞愧, 无法再待下去了。

所以, 杰伊离开了和平之翼。 参与盗窃的几个人默默地跟随了他。

离开朋友的某个晚上, 杰伊望着黑漆漆的天空, 没有头绪地胡思乱想: 丽贝卡提议成立和平之翼的时候, 如果当时自己阻止了她, 现在会怎么样? 如果自己坚持成为歌手的梦想呢? 如果自己不是在无法地带, 而是在别处出生呢?

纷涌的思绪比海市蜃楼更虚幻, 无情的风沙刺痛了他的双眼。

自己现在不可能见到丽贝卡和乌恩了。 回想起来, 他们两个就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样。 在和平之日来临之前, 你们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杰伊在心中祈祷着, 匆匆迈开了步伐。

第4章

乌恩的父亲是猎人。 隐藏气息接近猎物, 然后瞄准头部——什么时候学会的这套打猎方法, 他已经记不起来了。 但是,他还记得自己在懂事之前就举过枪, 自己的父亲是很厉害的猎人。

连小偷都不用的劣质子弹比酒更便宜。乌恩用抓来的小动物给父亲赚酒钱。 乌恩的母亲是军人, 很少回家。

他不知道母亲是从什么时候起成为军人的。 大概是从父亲失去了左腿之后吧。 喝醉的父亲经常打乌恩, 每当这种时候, 乌恩就会被赶出家里, 只能在外面看着星星睡觉。

他的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 被动物的爪子抓破的伤口也火辣辣的疼。 村里的大人们并非冷酷无情, 但也没有热心到去劝阻乌恩那强壮的父亲。

村里的孩子王杰伊救了遭父亲毒打的乌恩, 丽贝卡的母亲充满正义感, 她把乌恩带回家里, 给他洗澡、喂饭。

丽贝卡嘴上说乌恩很麻烦, 但实际上非常照顾他, 自告奋勇当起了他的大姐姐。 在丽贝卡这个年纪总是希望有个弟弟, 所以就算妈妈被抢走也要忍耐。 乌恩很讨人喜欢, 又会撒娇, 所以很受宠爱。 乌恩和丽贝卡很快就亲密起来。

然而, 乌恩乖巧、 开朗的性格其实是因为他在父亲的粗暴和母亲的冷漠中长大, 因为害怕被抛弃而拼命讨好别人。 看到乌恩这个样子, 丽贝卡的母亲非常心痛。

但是, 这段美好的时光随着丽贝卡的母亲去世而结束了。 丽贝卡和杰伊决心要和卡勒特对抗, 而乌恩死缠烂打也加入了他们。 虽然他根本不敢想象自己要和大人战斗, 但是他太害怕离开他们两个了。

离开村子的那天, 丽贝卡提议不如三个人都用同一个姓吧。 杰伊一边嘲笑这个想法很幼稚, 一边兴致勃勃地列出许多姓氏备选。 经过一番争执之后, 他们两个决定叫“莱奥尼尔”。

所以, 乌恩就变成了“乌恩·莱奥尼尔”。 乌恩感觉自己像真的成了他们的弟弟一样, 开心极了。 后来他才明白, 这个十几岁少女的真正的目的是取一个假名字, 为了自己不被父亲发现。

和平之翼创立的初衷虽然很好, 但显然只靠他们自己是支撑不了多久的。 然而, 莫斯匹斯军认为这对制造舆论有利, 所以为了不让他们在战争中死掉而一直支持他们、 为他们提供表现的机会。

乌恩是出色的狙击手。 虽然一切都令他害怕, 但他还是勉强坚持下去了。 他不想成为两位哥哥姐姐的负担。

《与卡勒特战斗的小英雄们》这篇新闻在大海另一边引起了广泛的同情和愤怒。 “小不点莱奥尼尔”的绰号就是这个时候起的。 他身上的伤口越大, 人们的反应就越激烈。

他实在没办法理解。 如果真的那么同情我们, 来帮助我们不就行了吗? 然而衣食无忧、 安稳生活在大海另一边的人却只是远远地看着, 不时为他们哭出几滴眼泪罢了。

杰伊每次和莫斯匹斯军接触的时候都会带上乌恩。 每次要见随军记者的时候都要把膝盖摔破, 所以乌恩很害怕军人。 尽管如此, 他也不想认输, 每次都忍着痛苦去见记者。

他怀着说不定能见到当军人的母亲的心情四处寻找, 但母亲始终没有出现过。 直到现在乌恩已长大成人, 他依然不知道母亲的生死。

在和平之翼组织里, 乌恩总是老幺。 年龄是排资论辈的重要标准, 所以杰伊和丽贝卡让乌恩在叫自己的时候去掉“哥哥”、 “姐姐”的称呼, 出席作战会议也一定会带上乌恩。

并不是没有不服气的孩子。 不过, 因为乌恩的射击实力数一数二, 所以轻视他的人也逐渐减少。

自从领导和平之翼的杰伊退出之后, 丽贝卡成了新的首领。 怪物安徒恩的出现和皇女被绑架这两件罕见的事情碰在一起, 压迫孩子们的现实变得愈发残酷。

并不是没有好事发生, 但日子非常艰难。 卡勒特的横行霸道越来越变本加厉, 逃走的朋友不是变成了敌人, 就是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乌恩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

但他能活下来, 多亏了首领丽贝卡。 丽贝卡从不表露出疲惫, 总是主动承担困难的工作, 熬夜制定作战策略、 寻找食物, 有时候还要抵挡卡勒特的攻击。 丽贝卡不用加以粉饰, 就是名符其实的英雄。

乌恩想了无数次, 如果没有那天的事情, 如果那天自己救出了丽贝卡, 那战争应该会结束得更容易。 但是, 被救的不是丽贝卡, 而是自己, 丽贝卡至今仍是失踪状态。

他想努力回忆, 搜寻丽贝卡留下的蛛丝马迹, 可是对于那么重要的一天, 他却并没有多少记忆, 只能想起零星的记忆碎片。

红色的天空, 哀鸣和爆炸, 濒死的朋友们的脸, 还有背着浑身是血的自己的丽贝卡。 除此之外, 他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他想不起是谁背叛, 谁扔了炸弹。 其实, 事到如今, 这些已经并不重要了。 愤怒、 悲伤、 喜悦, 这些情绪他已在那一天全部失去了。

乌恩将那一天视为自己的忌日。 人已经死了, 但躯体却还活着。 对此感到不合理的乌恩已经不是一两次试图把枪瞄准自己。 他之所以没有扣动扳机, 仅仅是因为丽贝卡的一句话。

丽贝卡把母亲的遗物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乌恩的那一天, 她摸着乌恩的头, 用悲伤的语气笑着说 :

“虽然现在说好像太晚了点, 但我真的好想爸爸啊。”

乌恩想实现丽贝卡的小小愿望。 关于和平之翼的事情, 就像有人故意把它埋藏到地底一样, 乌恩已经记不起来了。 然而, 丽贝卡的声音却时常浮现在他耳边。

不知道她是否还活着。 但是, 也没有她已经死去的确切证据。 所以乌恩心中还怀着一线希望, 这线希望支撑着他不停地战斗。

希望他记忆中永远十多岁的少女丽贝卡能在和平的天空下和父亲重逢。 为了将这美好的一幕变成现实, 乌恩不停地战斗着。

第5章

打倒安徒恩回到根特之后, 军人们依然没办法放松下来。 因为战争虽已结束, 但治安尚未恢复。

本来天界军人的主要任务就不是和外部敌人作战, 而是维持治安。 因为天界在地理上位置孤立, 而且人口较少, 没必要设立繁琐的组织进行管理, 而且至今为止都没有发生过什么大问题。

然而, 本应和平的根特如今却频繁发生冲突。 既有来自阿拉德的冒险家挑起的小争斗, 也有算是战争后遗症的抢劫事件。 这些问题都需要已经疲惫不堪的军人来处理。

所以, 杰克特看着好不容易下决心休假、 却没过两天就跑回来的副官, 心里感到很过意不去。 杰克特本想命令他回去休息, 但想建立新体系的根特司令部却责备说, 他不在的两天里本来就已经够乱套了, 再休息下去可怎么得了。

乌恩并不知道司令官的烦恼, 他办完复职手续后, 像往常一样迅速、 准确地处理工作, 引来连连赞叹。 只有他的几个部下小声发了几句牢骚, 毕竟在司令部里因为长官休假而感到幸福的人只有他们几个而已。

这三天里, 乌恩除了吃饭和洗漱的时间之外都在处理工作, 好不容易事情告一段落, 乌恩摇摇晃晃地走进办公室旁边的资料室, 蜷缩着躺在长椅上。 他想在部下上班之前稍微休息一会儿。

下午他要陪领导们慰问医院, 目的是为了向贵族们要求修建更多医院。 不管目的如何, 考虑到现在糟糕的治安, 从警卫的角度来说, 这趟行程必然会很紧张。

也许是太累了, 乌恩本来还没痊愈的伤口开始发热了。 这本来不算什么, 但伤脑筋的是从十年前开始偶尔会听到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悄悄在他耳边说话的声音不止一两个。 从没能保护好的部下到打倒的敌人, 各种人都有。 这个国家很多经历过漫长战争的军人都有和乌恩相同的症状。

乌恩经常听部下倾诉, 却从来不吐露自己的状况。 因为在别人面前表现得正常是他赋予自己的任务中最重要的一项。

因为, 为了不有损司令官的威信、 为了实现自己唯一的目的, 他必须留在军中。 所以, 乌恩一直在努力把自己扮演成“正常”的模样。

身后是自己人的时候, 他会咬紧牙关让自己不要时刻都充满戒备; 听和平之翼的故事的时候, 他会忍耐住窒息的感觉。 虽然这些行为看起来不太正常, 但他都想办法挺过去了。

刚开始的时候, 他自己都觉得不可能。 然而, 看着和平之翼的幸存者一个个地被军队淘汰, 他不得不勉强自己领会要领。 除了有一项怎么都没改善之外, 他可以说是非常成功。


乌恩•莱奥尼尔:……!


卢卡斯少尉:哇啊?!


乌恩迷迷糊糊睡着后, 忽然被来人的动静吵醒, 一时分不清楚噩梦和现实。 朦胧的视野中站着的人影看似是魁梧的卡勒特士兵, 又像是塔尔坦那样的怪物。


卢卡斯少尉:那个……乌恩上校? 我是卢卡斯少尉。 抱歉把您吵醒了。 因为有很多信件想要拿给您……看到您在睡觉我本来想出去, 但是……


乌恩•莱奥尼尔:……你是新来的吗?


乌恩把手从条件反射般握住的枪上拿开, 用生硬的语气问道。 睡觉之前抽出来的弹匣掉落到椅子下面, 发出声响。


乌恩•莱奥尼尔:抱歉。 本来应该稍微晚点来的, 但今天出发得太早了些。还有, 你以后能叫我的姓, 别叫我的名字吗? 万一叫混了就不好了……总之, 拜托了。 卢卡斯少尉:啊? 是, 我明白了。 那么, 信件放在这里, 我先走了。


年纪比自己大的部下慌慌张张地把门关上之后, 乌恩长出了一口气。 因为流了一身冷汗, 他的心情不太好。 看看手表, 已经过了三小时。 虽然不算是彻底得到休息, 但他也感觉好多了。

自从去医院看望梅恩回来后, 他就一直处于紧张状态。 受伤的不是别人, 而是和平之翼的幸存者, 难怪会这样。 乌恩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诊断自己的状态。

窗外传来鸟的鸣叫声, 乌恩拆开卢卡斯少尉拿过来的信, 里面有梅恩的来信。 乌恩不解地歪着头。 她明明说我们不要再联络了……

大概是写得很匆忙, 信的字迹潦草, 内容也很短。 梅恩简略地说, 谢谢你来看我, 对你发火真对不起, 希望你以后常来玩。 并且附上了地址。


乌恩•莱奥尼尔:(这种时候应该说感谢? 还是应该说对不起?)


得不出结论的乌恩拆开了下一封信。 信上写着因为维持治安等原因兵力不足, 所以请求通过13岁到16岁少年兵自愿入伍募集案的内容。

是莫斯匹斯寄来的信。 信中的内容本来应该向司令官转达。 但是, 已经读过几次相同内容的乌恩慢慢把信揉成了一团。 逐渐平息的声音再次清晰地回荡在耳边。

?:乌恩! 救救我!

?:乌恩……乌恩! 我的腿没了……好痛!

?:乌恩……救……救命! 太疼了……我不想死!

乌恩·莱奥尼尔双手捂住脑袋, 在资料室待了许久。

韩文

=== 1장 ===

침대에 앉아 책을 읽던 메이윈은 병실 바깥에서 노크하는 소리에 고개를 들었다.

반사적으로 침대에서 내려가 문을 열려고 했지만, 다리를 움직일 수 없는 현실을 새삼 깨달았을 뿐이다. 그래서 목소리를 높여 들어오라고 대답했다.

가족이 없는 메이윈에게 있어 찾아올 사람은 부대원밖에 없었지만 이미 다녀간 후였다. 바깥의 사람은 좀 머뭇거린 후 조용히 문을 열고 들어왔다. 메이윈은 재빨리 경례했다.

딱딱한 표정으로 경례를 받은 사람은 운 라이오닐 대령이었다. 위문품을 침대 옆에 내려놓은 운은 가라앉은 목소리로 메이윈의 안부를 물었다. {


5.0
2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