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恩·莱奥尼尔.png
乌恩·莱奥尼尔
Wuun Lionel

基本信息
种族 天族
年龄 24岁
性别 男性
拓展信息
身份 皇都军(上校)
职业 漫游枪手
阵营 根特

乌恩·莱奥尼尔是鹰眼杰克特的副官。年幼时加入无法地带的和平之翼组织,抵抗卡特勒根特。后来由于组织的瓦解,加入了皇都军继续与卡勒特作战。目前,他在苍穹贵族号帮助杰克特处理攻打安徒恩的相关事务。

官方背景

鹰眼杰克特的唯一副官,年轻而有才华。

少年时期,为了组建反卡勒特的组织,乌恩走出家门,与朋友一起创建了“和平之翼”组织。

他们利用小孩子不容易引起对方警惕的优势,以间谍战和游击战收获了一些战果,但最后还是掉进了卡勒特设下的陷阱。虽然勉强逃出生天,但很多朋友却永远地倒在逃跑的路上。乌恩在逃跑时也身负重伤,在死亡线上挣扎了很久。当他醒来后发现和平之翼早已彻底瓦解。

彷徨一段时间后,他以优先获得某些情报的条件加入了军队。原本开朗毛躁的他在经历这件事后,变得沉着寡言。因为他性情大变,以前就认识他的军人都认不出曾经那个“和平之翼的小机灵鬼”了。

乌恩天生头脑灵活,而且从小在实战中积累了不少经验,所以在军中的晋级速度快如火箭。但杰克特认为他暂时还不适合当一支部队的负责人,于是让他当自己的副官,在工作中传授各种知识。与安徒恩的战斗白热化后,他协助杰克特处理繁琐的文书,让杰克特节省了不少精力。

协助上司处理业务本是副官的工作,但问题是杰克特了解他的办事能力后,甚至把自己需要过目的文件都推给他处理。

由于杰克特的信任,最近似乎连海岚都开始把工作交给乌恩来办。虽然乌恩从不为工作的问题发牢骚,但据说最近他叹息的频率明显增加了。

内心一直受幼时的记忆的困扰,因为没有保护好同伴而感到愧疚。坚信丽贝卡没死,为了杰克特父女两的重逢而一直在寻找她。[1]

对话

……有什么事吗?我不太擅长沟通,请不要和我聊太多私人的事情。你是说这个项链吗?这是我的私人物品,不要在意它。


我不太喜欢别人叫我的名字,还是叫我莱奥尼尔吧。(奈恩:“好的,乌恩!这是杰克特大叔嘱咐我研究的,但是我对军事不感兴趣,你能帮我说明一下吗?”)……


鹰眼大人原本是皇都军的总司令,原则上无法离开根特所处的伊斯匹斯岛。但是为了对付安徒恩,鹰眼大人辞去了总司令的职务,成立了安徒恩作战指挥部并立即赶往伊顿工业区。鹰眼大人在离任时,推荐了继任者,但是那人也随着根特陷落战死了。自那以后,皇都军总司令的位置一直都空着,因为大家都明白,只有鹰眼大人的威望和能力才有资格担任总司令。皇女陛下不在时,担任摄政职务的尤尔根大人也没能成为临时总司令,毕竟他只是个文人,想要统率整个军队还是有点不切实际的……所以实际上,皇都军的各种军务、重要决议、皇室和贵族院的不满和建议等所有的文件仍然是交由鹰眼大人处理的。(玩家:“……问个事情,您是杰克特司令唯一的副官吗?”)是的,现在为止是这样。(玩家:“(怪不得这么忙……))”


士兵中相当一部分人是卡勒特出身,俘虏之后,我们就让他们加入到讨伐安徒恩的队伍中来,一方面是弥补人手的不足,一方面也是让他们向天界赎罪。当然我很清楚他们都不是些安分守己的人,但我相信在对付安徒恩这一点上,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


就算我想和你讲讲我的故事,也没有什么值得讲的。说真的,我不知道该讲什么。印象深刻的回忆?让我想想。……我当一等兵的时候,也许是看我年纪小吧,有人给了我很多点心。那点心有一股橡胶的气味,口感简直就像沙子和泥巴的混合体。因为对方一直在旁边看着我吃,我只能把点心全部吃完。可是,吃完后我整整病了五天,连出勤都办不到。然后,差不多一个月之后,她又送点心到我所在的分队。那次的点心闻起来味道还不错,所以我就把点心分给了所有人。结果吃完后我们分队的所有人都病了,整个分队都没有办法参与作战,你知道这有多严重吗?但是,我后来才知道,如果我们那天出兵的话,早就全军覆没了。所以后来,大家都把那点心叫做‘救命点心’,现在战友们还常常说起这件事呢。啊?不,我说的那个女人,并不是首席宫女基希卡,而是她的母亲。你看,这个话题应该算有趣吧?


说实话,我很讨厌那些做数据采集的家伙。总是喜欢用各种大数据来判断战争的形式,可是数据只是冷冰冰的客观现实罢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如果这世界上有个人永远不会死,那么人类的平均寿命就变成无限大了。你说这个数据还有意义吗?我说的这下东西,应该对你没有益处,本身也并不有趣吧?……我明白了,那么下次请提前联络我,我会准备好你喜欢的茶,换一个你喜欢的话题。


你想知道我小时候的事情?我小时候很普通,就是那种随处可见的普通小孩。我小时候没什么有趣的事情,所以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小时候就离开了故乡,所以也记不清故乡的样子。但是,那里有很多好人。只是……都怪我太笨了…………反正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就讲到这里吧。对了,我想给你讲一件事。如果不是跟工作有关的事情,你最好不要跟我走得太近。我没有资格,也不值得你这样做。就像我父亲说的,我没有什么才能。你在我身边,可能会被无辜卷入没有意义的事情里。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我不想让你陷入无端的危险之中。……我先走了,希望你记住我刚才说的话。


啊,冒险家……是你……你来了。……抱歉,刚才会议结束后……其他人提议去喝酒……可能是太累了,一直没能醒酒……我还要等通信,可是脑子不太清醒……所以,我就出来吹吹风。我本来不想喝……但别人一直劝……嗯……睡一觉比较好,可是……我还在……待命中…………我讨厌酒……父亲……每天都喝酒…………那时候哥哥救了我……姐姐……为什么……只剩下我了呢……要是没有我…………啊,这条讯息是找我的,看来……收到答复了。那么我先走了……

画廊

参考与注释

  1. 韩文:
    남성/24세. 소년 시절, 친구가 카르텔에 대항하는 조직을 만들자는 말에 가출하여 함께 체인피스라는 조직을 창설하였다. 나이가 어려서 상대가 큰 경계를 하지 않는다는 점을 이용한 스파이전이나 게릴라전으로 성과를 올렸으나, 카르텔의 함정에 빠져 사로잡혔다. 가까스로 탈출은 할 수 있었지만 이 과정에서 많은 친구들이 죽거나 다쳤다. 운 역시 탈출 도중 크게 다쳐 사경을 헤맸으며 깨어났을 때는 이미 체인피스가 와해된 후였다. 방황을 하던 그는 어떤 정보를 우선적으로 공유받는 조건으로 입대하였다. 원래는 쾌활하고 급한 성격이었지만 위 사건을 계기로 침착하고 무뚝뚝해졌다. 워낙 딴판으로 바뀌었기 때문에 '체인피스의 맹랑한 꼬맹이'를 기억하던 군인들이 놀라기도 한다. 머리가 좋은 편인데다가 어릴 때부터 실전에서 쌓은 경험이 있어 진급이 빨랐다. 하지만 한 부대의 책임자가 되기에는 위태롭다고 판단한 잭터가 그를 부관으로 삼아 이런저런 가르침을 주고있다. 안톤과의 싸움이 본격화 되자 바쁜 잭터를 대신하여 서류 처리를 돕고 있다. 부관이 돕는 것 정도는 특이하지 않지만 문제는 그의 처리 능력을 알게 된 잭터가 자신이 봐야 할 서류까지 그에게 미루고 있다는 것. 좀처럼 불평을 하지 않는 운이지만 최근에는 한숨이 늘었다고 한다.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