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

人物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艾丽婕 乌恩·莱奥尼尔.png 乌恩·莱奥尼尔


正文

第1章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我该如何是好?”

书籍.png

皇女艾丽婕站在天界战舰《苍穹贵族号》空荡荡的舰桥上, 双眼装满了蔚蓝的海洋。 这里早已没有了对抗安徒恩时的热闹, 曾经随处可见的军人们匆匆的身影, 也无迹可寻, 只剩下无尽的空旷。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我该如何是好?真的要像他们说的那样, 用复仇的火焰焚烧无法地带吗? 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大将军阁下蒙受不白之冤? 亦或是效仿帝国皇女离开国家前往魔界?但这些我都无法做到, 我该怎么应对?”

乌恩·莱奥尼尔.png

“……”

书籍.png

即使身为大将军的副官, 乌恩上校也一直都是沉默寡言的。 他来这以后, 已经晕倒了好几次, 周围的人都非常担心他的身体。 看着脸色苍白的乌恩, 艾丽婕又担心又感激, 有乌恩在身边, 她感觉就像大将军还在一样, 能给予她最坚实的依靠。但杰克特现在正被囚禁在遥远的根特, 老将军对权力和物质已经没有了任何要求, 最大的愿望就是早日解甲归田……没想到现在却落得如此境地, 功劳和名誉都遭到了玷污。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为什么?”

乌恩·莱奥尼尔.png

“抱歉, 殿下是在问属下吗?”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如果你有答案, 请说。”

书籍.png

得到允许后, 乌恩跪在地上, 双手贴在地面上。 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就离开了病床, 所以冷冰冰的地面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但他丝毫不在意。

乌恩·莱奥尼尔.png

“贵族们放弃自己的义务, 为保住性命而逃离战争, 没有资格大放厥词。 他们之所以能够理直气壮, 是因为殿下没有问他们的罪。就像那些逃脱法网制裁的罪犯一样, 这些贵族认为自己是无罪的。 而殿下‘宽恕’贵族后, 百姓们却因此怨声载道, 这也是目前这个情况的导火索。”

书籍.png

渴望得到安慰的艾丽婕咬住了嘴唇。 虽然她表示自己甘愿接受任何批判, 但被当面指出错误, 脸上还是有些挂不住。杰克特之前也对她说过类似的话, 建议她把那些逃跑的贵族抓起来, 但艾丽婕认为自己曾遭到卡勒特的绑架, 如果按照杰克特的逻辑, 自己也是罪人, 所以坚决反对惩罚那些逃跑的贵族。艾丽婕本来就很悔恨, 现在又听到同样的论调, 她的眼眶不禁噙满泪水, 语气也变得非常生硬。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那些贵族占据着国家的财富, 而我们的士兵已经疲惫不堪了, 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制服他们。 我曾被敌人生俘, 已经给国家造成了忧患, 所以只能宽容待人, 给他们一个反省的机会。”

乌恩·莱奥尼尔.png

“但是纳维罗·尤尔根不同, 他野心勃勃, 他一直在利用殿下暴露的弱点。殿下想想, 他为什么放弃自身安全留在根特? 为什么自愿前往克洛诺斯岛主持探索行动? 真正位于权力中心的人, 是不会随便离开自己的位置的。 他这么做的目的, 是希望自己显得与众不同。 他希望在百姓的眼中, 自己是不同于皇女殿下和其他贵族的。他这样做, 虽然会让那些对此感到威胁的贵族们抢先对他发难, 但只要度过了眼前的危机, 自然就会收获到大片的民心。 到那个时候, 殿下的回旋余地就更小了。”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这次的事是贵族们为满足自己的贪欲而发动的, 你以为他们无法逼迫纳维罗·尤尔根吗?”

乌恩·莱奥尼尔.png

“殿下不在的时候, 是谁留在根特抵抗敌人, 百姓们记得清清楚楚。 不管这次成功与否, 当时逃跑的贵族们都不会获得民众的支持。”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照你这么说, 百姓们肯定也记得鹰眼大将军曾经为天界而战, 那他们为什么不肯承认大将军的功劳?”

乌恩·莱奥尼尔.png

“同样出身无法地带的我, 不方便回答这个问题。”

书籍.png

艾丽婕没有继续追问, 其实她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皇都的百姓和贵族对杰克特怀有戒心, 而她亲手加剧了这个矛盾。天界的很多人对无法地带有根深蒂固的偏见, 而她却对杰克特表现出言听计从的态度, 这让他们感觉到了威胁。 乌恩的身份确实不适合指出这个问题, 所以只能选择回避。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那么我该如何阻止别人给大将军扣上莫须有的污名? 为了阻止他们散布谣言, 我花费了很多时间。”

乌恩·莱奥尼尔.png

“殿下还不如直接对司令官阁下问责。 我们的敌人声称抓到了司令官阁下的两个把柄。 一是司令官阁下没有驻守根特, 从而导致了殿下身陷险境; 另一个是司令官阁下对安徒恩过于死缠不放。但众所周知, 阻止安徒恩是当时唯一的选择, 而且最后取得了胜利。 所以就算在指挥上存在一些瑕疵, 也不能构成死罪。如果殿下在对司令官阁下进行问责时, 能原谅司令官的过错。 同时强调司令官阁下讨伐安徒恩的决定, 对后来阻止卢克有很大的帮助。 让司令官能够以功补过, 那么这件事经过殿下的定性后, 就不会再被人拿来炒作。不过殿下只强调司令官阁下的功劳, 而没有掩盖他的一些错误。 这样的处理方式必然会给司令官阁下招来敌人, 审判也会按照他们的意思进行。”

书籍.png

乌恩不停的咳嗽, 但有问必答, 而且很有见地。 刚开始时, 艾丽婕对年轻的乌恩还有一些怀疑, 现在已经彻底改变了看法。 看来乌恩二十多岁就能得到准将提名, 并不完全是因为军功。但艾丽婕对乌恩提出的解决方案, 并不那么赞同, 因为这个解决方案需要暂时玷污英雄的名誉。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我们不是卡勒特, 荣誉不能受到任何玷污! 军人舍生忘死, 不都是为了国家和荣誉而战吗?为了消除荒唐的谣言而污蔑大将军……虽然会有效果, 但我坚决反对侮辱大将军。”

书籍.png

虽然艾丽婕的语气比刚才柔和了一些, 但声音里依然透出无法掩饰的不赞同。 如果尤尔根在这里, 一定会说艾丽婕患有‘道德洁癖’。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不过我明白大将军为什么器重你了, 之前我听别人建言, 打算派你去做使节, 真后悔当初没有跟你深谈。上校, 尤尔根试图借助帝国的力量来掌控天界。 如果他成为天界的领导者, 天界等于欠了帝国的人情。 那么和帝国谈判时, 天界就无法获得对等的地位。我们必须阻止尤尔根, 我们需要返回根特, 你对此有什么计划吗?”

乌恩·莱奥尼尔.png

“请殿下叫来援军, 然后把指挥战斗的工作交给他人, 我的能力无法承担如此重任。”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你是指莫斯匹斯和伊顿吗? 他们还没有行动, 就算我召唤他们, 他们会奉旨吗?”

书籍.png

艾丽婕握紧裙角, 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 长久以来的委屈和悲伤, 再也无法压制。如果这时有人说一句安慰的话, 说不定她会立刻嚎啕大哭。 幸亏乌恩一直低垂着头, 艾丽婕成功的掩饰了自己软弱的一面。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现在不仅是尤尔根的问题, 贵族还有可能会处死大将军。我不能让一直相信并帮助我们的冒险家和在根特苦苦等待我回去的其他人失望! 必须尽快采取行动。”

乌恩·莱奥尼尔.png

“我没有这个能力, 殿下如果命令我刺杀纳维罗·尤尔根, 我就算豁出性命也会完成任务。”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我不能再失去你, 也不允许你去刺杀, 我们和他们不同。 即使这条路布满荆棘, 当我们站在饱受战乱折磨的百姓面前时, 我们必须做到无愧于心。再说, 尤尔根终将要受到法律的审判, 为什么还要让你流血呢?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就算一时半会找不到, 只要用心就一定能找到。”

书籍.png

艾丽婕的态度异常果断, 乌恩跪在地上仰视皇女一会, 然后无力地垂下脑袋。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对不起, 让你承受这么大的压力。 但如果连我们都卷入了血腥的政治, 那怎么还能获得百姓们的信任, 成为他们的依靠?我有一个考虑了很久的计划。 以前因为贵族的阻拦无法实施。 只要度过了这次的危机, 这个计划就有很大的几率成功。这样的话, 就离我和大将军向往的天界更近一步了。 到时候, 贵族们将失去能量, 不会再像现在这样嚣张跋扈。 大将军一直待你如亲生儿子, 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努力。”

乌恩·莱奥尼尔.png

“……遵命。”

书籍.png

乌恩勉强答应后, 艾丽婕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离开了舰桥。 不知从哪吹来的一阵海风, 让她不自觉地眯了眯眼睛并缩了缩肩膀, 但她马上又挺起了胸膛和睁开了眼睛。之前颤抖着肩膀垂泪的皇女已经不见了踪影, 艾丽婕的心再一次填满了卡勒特都无法摧垮的坚定意志。

贝拉·艾丽婕·本·比拉谢尔.png

(“……虽然被逼到困境, 但我还活着。 只要我活着, 就要为国家和百姓做事。 退一万步来说, 就算是为了信任我的大将军和冒险家, 我也绝不能放弃……”)

书籍.png

艾丽婕的眼睛不再注视冰冷的海面。但乌恩的情况却截然不同, 自责和对失败的恐惧折磨着他。 他确信如果出现在这里的不是自己而是杰克特, 情况一定不会这么糟糕。乌恩独自留在舰桥上, 即使身体已经冻僵, 但他仿佛忘记了地板的寒气。 他一直跪在原地没有起来, 直到部下们过来找他。

5.0
1人评价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