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伦·博内哥特.png
贝伦·博内哥特
Wern Vonnegut

基本信息
种族 天族
年龄 63岁
性别 男性
拓展信息
阵营 根特

贝伦·博内哥特是天界海上列车的工作人员,负责安排列车将冒险家送到天界的其它岛屿。

官方背景

负责海上列车的修理、补给和运营日程管理的工作人员。尽管其貌不扬、行事低调,但他其实圆滑世故,深谙处世之道,是一个很会为自己谋利、精于算计的商人。在天界繁荣时期,积累了大量财富。平时做事比较滑头,但常常也会不自觉地吐露肺腑之言,很有喜感。

然而,当鲁夫特悬空海港卡勒特和魔法生物占领时,他的大部分财产被卡勒特无情掠夺。为了生存,唯有屈服于卡勒特,并且作为列车劳役,长期遭受其压迫,所以一提起卡勒特,就对他们恨之入骨。当皇都军收复悬空海港时,他立即转投皇都军。

由于其他工作人员大多数在战争中牺牲,目前只有贝伦一人处理众多事务,因此他总是疲惫不堪,抱怨连连。[1]


对话

你是怎么到这个地方来的?每当见到穿着光鲜的冒险家时,还真是有些羡慕呢,他们怎么会这么有钱……冒险,真的可以发大财吗?有时候想想,整天窝在这破旧不堪的港口,面对着那些快成老古董的海上列车,还真是无聊透了,更重要的是,根本赚不到钱!不过冒险太危险了,我可不适合这个行当,人嘛,要学会审视自己,平凡一点,才能活得久一点。


最好不要和皇都军搅和在一起,他们和卡勒特也没多少区别。都是嘴上说得好听,为了天界的人民怎样怎样……有道德的皇都军还剩多少?稍微有点能力就会到处欺负百姓,这种人在哪里都一样!咳咳,这可是秘密,不要对别人乱说,要是让皇都军知道了,我可就有大麻烦了。


有些家伙一直在背后诬蔑我勾结卡勒特,你可不要被他们骗了!虽然某种程度上来说可能是事实,但我那是生存所迫!你想想看,什么忠诚啊、原则啊、这个那个的……说得再好听,如果我们都死了的话,这一切还有意义吗?所以啊,以前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最重要的是眼前。你看我现在还能为皇都军做一些杂务,不就证明我当初的选择没有错吗?!反正啊,在背后说嚼舌根的家伙没一个是好东西,他们说的话你不用太在意。


战斗、战斗、战斗……每天都是这些,看来看去都有些不耐烦了。不过也托你们这些人的福,我还能过得舒心一点。


最近这里也不太平啊……早点离开才是上策。呃?什么?两腿发抖已经走不动路了?没关系,那我捎你一程好了,但你要付给我两倍的佣金。


啊……嚏!最近的空气实在是太差了,如果想长寿就不要待在这种地方。


唉,真郁闷,大家怎么就不听话?是不是脑子坏了听不懂我说的话?哎哟,冒险家大人。我不是在说你,我说的是其他人。我已经很亲切地告诉大家现在列车出了点状况不能上,可是还有一些人竟然听不懂,还是吵着要让他们上车。真是太让人操心了。哎哟哎哟~嗓子都坏了。


别看现在我在这地方虚度光阴,想当年我也是一个心怀青云之志的好青年。不过,事不如意,我也是束手无策,只能随着变化改变自己。要想适应这种环境,什么青云之志,凌云之志都要抛在脑后。冒险家大人,你还年轻应该不理解这些话,很快你也会明白的。


谁也不知道,当卡勒特出现的时候,我有多么艰苦。他们鲁莽、无知,不仅破坏公物,还经常动手打人。我当时很想逃跑。结果因为我是管理员,就在卡勒特那边挂上了号,怎么都跑不出去。我又不像冒险家有一身好武艺,只能乖乖听从他们。唉,没有力量也是罪过啊。更何况有问题的并非我一个人。还有一个喜欢杀人的军大爷。对了,听说他还升职做了高官?虽然军人有权杀人,不过他的问题比我们想象的还多。军队已经像个腐烂的渣滓洞,竟然还有腐烂得更彻底的,啧啧。……我为什么会如此激动?不是说又要来什么监视的人?你说我烦不烦?嗯?哎哟,监视?说得好听一点就是监视,其实就是过来暗访。不知这次又被他们抓了什么把柄,我一想到这个就害怕。如果我是冒险家那该多好啊,一旦有问题,转身离开就可以。要不我也离开这里?你能给我介绍一个适合的地方吗?有的话,请你不要犹豫尽管告诉我!


对了,冒险家大人,你不做生意吗?冒险现在虽然很赚钱,但年纪大了就干不动。你现在冒着生命危险去冒险,还不是为了赚一笔钱享受荣华富贵?什么?还没有?哎哟,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本以为你是个聪明人没想到这么呆板。你好好想想~现在你还年轻,也许东奔西走会让你感到有趣,不过,等你老了就跑不动了。而且花销可不是说减少就能减少的。等到年纪大了,你的花销也会增加。所以,等老了之后还想享受现在这种生活的话必须提前准备好。我是作为长辈劝告你的,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回去还是想不通的话再来找我。我帮你找一个工作。我会给你介绍一本万利的生意。你要认真学,知道了吗?我可不会随便对人讲这种话的。

画廊

参考与注释

  1. 韩文:
    남성/63세. 해상열차의 운행을 관리하고 담당하는 역장. 한때 카르텔에 가담한 적이 있지만 자신이 살기 위해 어쩔 수 없이 선택한 일이었다. 그 자신도 카르텔에게 십수년간 모았던 전재산을 뺏기고 열차운행 건으로 혹독하게 부려먹혔기 때문에 카르텔이라면 이를 부득부득 간다. 상당히 염세적인 성격으로 카르텔에 시달리다 온 후로 세상을 부정적으로 보는 시각이 더욱 심해졌다. 개똥밭에 굴러도 이승이 좋다는 게 그의 철학. 로망이나 명예 등의 이유로 자기 목숨을 버리는 사람들을 이해하지 못하며 어리석은 사람들이라고 생각한다. 돈을 엄청 밝히는 물질만능주의자로 해상열차의 해적을 소탕하러 온 모험가들에게까지도 정보를 쉽사리 넘겨주지 않고 값비싼 대가를 요구하는 인물이다. 대장간일을 딱히 배운 건 없지만 간단한 수리는 할 수 있을 정도로 손재주가 좋다.

0.0
0人评价
avatar